首页 > 学院概况 > 历史名人

正果法师

作者:于凌波 来源: 更新时间:2012年03月14日

正果法师是太虚大师的弟子,他是一位「学问僧」,一生从事培育僧材的教育工作,晚年才担任北京广济寺住持。他俗家姓张,四川省自贡市人,民国二年(一九一三年)出生。自幼体弱多病,经常缠绵病榻,以致不能正常读书,断断续续读了几年私塾。年龄渐长,深感人世多苦,生起出家的念头。十九岁时,投入四川省中江县的寿宁寺,礼广渠和尚为师剃度出家,在寺中随着师父礼佛诵经,学习佛门仪轨。

民国二十三年(一九三四年),正果二十二岁,于成都文殊院受具足戒,之后到重庆华严寺,进入该寺所设的「天台教理院」受学,学习《天台教观》。民国二十五年(一九三六年),考入重庆北碚的「汉藏教理院」。初入本科,民国二十九年(一九四○年)毕业,继而升入研究班受学两年,民国三十一年(一九四二年)毕业。在校六年,先后受学于法尊、法舫、印顺、雪松等名师。他曾依法尊法师学《菩提道次第广论》、听法舫法师讲《俱舍论》,以及听雪松法师讲《阿含经》,于佛学扎下坚实的根基。他以在院时成绩优良,戒行端正,毕业后为院长法尊法师所留,聘他在学院任教。民国三十四年(一九四五年),抗战胜利,外省籍教师都复员还乡,汉藏教理院的重担,就落在法尊与正果两个人身上。法尊对正果十分倚重,请他担任教务主任,主持教务工作。

民国三十五年(一九四六年),太虚大师离开重庆复员返都,在南京负起整理中国佛教的责任。民国三十六年(一九四七年)三月,在上海玉佛寺以脑溢血逝世,使重庆的汉藏教理院受到极大的震撼。因为太虚大师的示寂,教理院失去了支持,全院责任落在法尊法师和正果身上。他二人除了维持教学外,当时以内战期间,局势混乱,物价飞涨,维持一个上百人的僧侣学院,真是艰难万分。民国三十八年(一九四九年),国共内战蔓延到西南,院内有些人主张把学院迁到海外,正果与法尊法师力排众议,把学院留下来。

一九四九年十一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,翌年法尊法师应邀到北京,主持设在北海公园内的「菩提学会」。年馀后正果也应邀到京,与法尊法师同在菩提学会,主持藏文经典的翻译工作。而重庆的汉藏教理院,则交给西南军政委员会管理。一九五四年,中国佛教协会秘书长赵朴初居士,推荐正果法师到北京「三时学会」,担在研究室主任。北京的三时学会,成立于民国十六年(一九二七年),他的前身是「法相研究会」,创立人是韩清净、朱芾煌、陈善胜(后来出家法名净严)、徐森玉、饶风璜、韩哲武等居士。民国十六年(一九二七年),在法相研究会的基础上,改组为「三时学会」。成立之初,有会员百馀人,由韩清净当选为会长,朱芾煌当选为副会长。三时学会的内部组织,分为总务、研讲、修持、刻印四部。分工合作,推动会务。特别是在刻印经典这一方面,以在《金藏》中影印出的《宋藏遗珍》,线装本一百二十册,最为珍贵。

正果法师到三时学会的时候,学会的全盛时代已经过去,但仍不失为一个颇具规模的学术研究机构。正果在会中的工作,是指导僧侣和居士研究法相唯识学,对此工作,他作的胜任愉会。一九五六年,中国佛教协会成立「中国佛学院」,院址设在北京的法源源寺内。由法尊法师出任兼任副院长,正果也受聘为学院教授。中国佛学院,是隶属于中国佛教协会的一所全国性的佛教学院,设有本科及专修科二班,正果法师后来并担任学院教务主任。

正果法师在中国佛学院任教期间,编写了一本《佛教基本知识》的讲义,全书三十馀万言,做为学院教材。继之又穷数年之力,撰写了《辨了不了义论讲义》,亦达三十多万言。《辨了不了义论》一书,是西藏宗教改革家宗喀巴大师的著述,是藏传佛教格鲁派的重要论典,后来由法尊法师译为汉文。正果在这本论典上下了很大的功夫,把它诠释出来,为佛学研究者指出了方向,可惜这本书尚未出版,即在文化大革命期间散佚了。

一九五七年,中国佛教协会举行第二届全国代表大会,正果以代表身份参加,并当选为理事。一九六二年,当选中国佛教协会副秘书长,但主要工作仍在佛学院任教。一九六六年,「十年浩劫」开始,佛教首当其冲,各级佛教协会被迫停止活动,寺院被封闭,经像法器遭到破坏,僧侣全是「牛鬼蛇神」,是红卫兵斗争的对象。佛教僧俗人物中,愈是名气大、地位高,所受的冲击也愈大。像中国佛协副会长、有名巨赞法师,曾经系狱多年;另一位副会长能海大师,被批斗致死。与中国同由四川到北京的法尊法师,他也在佛学院任教,他在晚年所写的〈法尊法师自述〉一文中,说到他在文化大革命时的遭遇∶
    一九六六年,文化大革命中,佛学院解后,我被打成黑帮,参加体力劳动。一九七二年,解除黑帮名义,恢复自由。一九七三年后,患心脏病,眷病至今。(法尊作于一九七九年八月六日)
    事实上,法尊法师写的很含蓄,把文革期间的遭遇一笔带过。在文革期间,他下放农村劳动改造,受了不少折磨,两脚被砸伤致残,以后一直不良于行,他都没有写出来。就在这篇〈自述〉完成之后的一年有馀,于一九八○年十二月十四日,就在北京广济寺示寂了。

至于正果法师的遭遇,也是非常悲惨,据说他曾被残酷的批斗,多次被打的头破血流。有人劝他舍戒还俗,他不为所动,他说∶「佛弟子所学的,就是戒、定、慧三学,戒学是定、慧二学之所依,戒是根本,我不能舍戒。」他以无比的忍辱精神,终于熬过了十年苦难的岁月。

一九七八年底的十一届三中全中,通过了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,恢复了宗教活动。此后,正果法师当选为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,同时中国佛学院恢复上课,正果法师出任副院长。一九八○年,正果法师出任了北京名刹「弘慈广济寺」住持,是年他已六十八岁。一九八一年,正果老法师又当选北京佛教协会会长。此后还担任着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第五届委员,及第六届常务委员。一九八○年以后,他长期从事于对海外佛教联络的工作。早在一九六一年,斯里兰卡的佛教徒,奉迎中国珍藏的佛牙到该国展出,正果就是「佛牙护侍团」的团员之一,到斯里兰卡访问。此外,一九六三年访问日本,以后在六四年又去访问过一次。文化大革命以后,一九七八年又去访问日本,一九八二年,他率领中国佛教协会的「迎奉佛像代表」,去访问泰国,迎奉玉佛。

正果老法师一生大半从事僧侣教育工作,他佛学基础深厚,精于法相唯识之学,诲人不倦,造就人才。他戒行精严,一生修持不懈。待人接物,谦虚谨慎,平易近人。一九八七年十一月二十日,在北京广济寺示寂。世寿七十五岁,僧腊五十六年。遗留著作有《佛学基本知识》、《禅宗大意》等书行世。
 

中国佛学院
中国北京市西城区法源寺前街7号 7 Fayuansi Qianjie,Xicheng,Beijing 100052 China
TEL:010-83520844,83517183 FAX:010-83511897
网站电话:010-83511897 邮件:zgfxycn@sina.cn 京ICP备12052221号